首页 > 行业资讯 >

假外卖“造假一条龙” 饿了么被指管理存漏洞

3月19日,湖北武汉的王先生遭遇糟心一幕:送上门的7道菜绝大多数都不是自己下单商家“靓靓蒸虾”提供的,只有1道菜来自“靓靓蒸虾”,其余6道菜来自其他地方。王先生认为,饿了么骑手能够轻而易举获得假单据,怀疑这背后可能存在“造假一条龙”的黑色产业链。王先生希望饿了么反思此事,堵住制度上的漏洞。

假外卖背后存“造假一条龙”?

“我吃的外卖可能不是我点的。”

据媒体报道,3月19日,湖北武汉的消费者王先生花466元在“靓靓蒸虾”点了7道菜,但是饿了么跑腿骑手送上门的7道菜只有1道菜来自“靓靓蒸虾”,其余6道菜是来自其他地方,而且骑手提供的菜品单也疑似假冒。

对此,跑腿骑手回应称,“3月19日下雨,我接单时离得远,怕耽误送餐时间,我在江汉路上一个餐馆买了6个菜,在靓靓蒸虾买了一个菜。我付了430元,只多拿了顾客36元。”

据上游新闻报道,骑手甘某说是为了节约时间,而在其他店购买6个菜,武汉靓靓蒸虾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蒋先生并不认同。他说,甘某到该店只买一个菜,就是想规避平台查询送餐路线。如果不是这样,他完全没必要专门跑一趟。

蒋先生称,有人打印出“靓靓蒸虾”的假水单,这人或是甘某,或是不明餐馆的工作人员。若是餐馆工作人员,就说明此事背后有“造假一条龙。”

假外卖背后存“造假一条龙”?饿了么被指管理存漏洞

此前,上游新闻记者让甘某提供支付记录时,他给了一张商家收款记录(金额为349元),商家名为虾蟹王。3月20日下午,上游新闻记者与蒋先生在多条路段寻找商家“虾蟹王”,均无果。

“骑手的行为,抹黑了我们的品牌。”蒋先生希望饿了么平台彻查此事真相。

3月19日,王先生已拨打饿了么平台反映此事。王先生说:“我收到的外卖不是我想点的,说明平台监管有漏洞,饿了么平台不从制度上解决问题,可能还有下一个受害者。”

网友:饿了么监管形同虚设

“7道菜仅1道正品”事件引发网友热议,有网友晒出类似经历,也有网友认为饿了么监管形同虚设。

网友@DingTina表示:看到这个新闻我也是想起来有一次下单点外卖,经常点的一家菜有一次点了两个菜,送到时一个菜味道是正常的,另外一个土豆丝感觉完全跟之前吃的不一样。当时有过怀疑是不是骑手半路洒了重新去别家买的?看看包装袋又是好的,所以内心一直有个疑虑,至今还有个疙瘩,那个菜我吃了两口就丢了……

不少网友表示,尽管骑手很辛苦,但这些乱象真的该好好整治了。网友@伊贤:应该整治这乱象了,不要什么外卖小哥也很辛苦,大家理解理解什么的,难道普通人就不辛苦吗?谁的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美少女在此路过:不是差价的问题,是这种行为本身就让人很不放心,顾客点了的菜你能偷偷换掉还有假的流水单,今天就算你是在正规店铺买的,明天呢?谁知道你是不是在某个脏乱差的店拿什么玩意炒出来的菜?

有网友表示骑手有能力获得单号,说明店家是配合骑手送“真假菜”的,这是一条黑色的产业链,希望平台和有关部门及时进行整治。

假外卖背后存“造假一条龙”?饿了么被指管理存漏洞

还有网友认为,作为外卖平台的饿了么没有履行应尽的监管职责,平台监管形同虚设,别把矛盾转移给买家和配送员,也应当对此次事件承担一定的责任。

饿了么:已停止该配送员的服务资格

3月22日,针对“7道菜仅1道正品”事件,饿了么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平台已联系消费者提供先行赔付,安排专人与消费者沟通后续事宜。针对跑腿骑手可能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平台已停止该配送员的服务资格,并联动商家向相关部门举报。

饿了么同时表示,代跑腿行业本身是为了生活便利而产生,是对外卖服务的一个补充。“我们会和更多的品质商家开放全城配送服务,让消费者可以直接选择熟悉的官方品牌门店消费,以更好地保障消费权益。我们也将举一反三,加强管理,不断提升服务水平。”

假外卖背后存“造假一条龙”?饿了么被指管理存漏洞

此前,3月19日消息,合肥市场监督管理局通过网络平台监测发现,“美团”“饿了么”网络餐饮平台存在不具备食品经营资质的餐饮服务经营者,目前已经立案调查。这些平台未对入网餐饮服务提供者的食品经营资质进行审查,涉嫌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网络餐饮服务食品安全监督管理办法》相关规定。

外卖平台该承担什么责任?

在此事件中,跑腿骑手的行为是否违法?外卖平台又该承担什么责任?

据中新网报道,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表示,消费者和跑腿代购的骑手之间存在委托合同关系,骑手作为受托人应该按照约定购买消费者指定的商家的菜品,但是骑手并未完全这样做,实际上构成合同违约,可以找骑手维权要求赔偿,也可以向平台去投诉骑手。

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称,骑手甘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侵占消费者的财产,消费者可以要求骑手赔偿。平台与骑手若不积极履行赔偿责任,消费者可以提起民事诉讼,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付健表示,饿了么平台只支配跑腿费,而代购商品费由骑手自行支配。在规则的设定上,饿了么平台有监管过失,没有使该笔费用“专款专用”。

北京安翔律师事务所律师杨伟伟表示,就单个案例来讲,36元金额比较低,主要是涉及到民事维权。杨伟伟指出,如果跑腿骑手如果多次实施这种行为,累计金额达到5000元诈骗罪起点金额,那就涉嫌触犯诈骗罪,是可以到公安部门举报的。对于平台来说,因为是提供信息服务,应承担审核不严、监管缺失的相应责任。

武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介绍,饿了么武汉分公司注册地在武汉市武昌区。目前,武昌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已介入调查,待查明后将及时通报。

责任编辑:Rex_24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