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这5家教育公司,年报未出商誉减值18亿

1月底,豆神教育发布2020年业绩预告,表示“需要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约为17-21亿元”,再一次拉开了A股教育概念公司业绩大幅波动的帷幕。

按照A股的要求,临年报披露季,业绩出现大幅波动的上市公司应披露业绩预告。

于是,三盛教育预计亏损6.4-7.4亿元;美吉姆预计亏损4.2-4.9亿元;盛通股份预计亏损3-3.8亿元……

疫情下,A股教育概念公司都在试图交一份看得过去的答卷,奈何过去挖的坑太深。

巨额商誉:五公司减值超18亿元

商誉减值一直是A股教育概念公司避不开的话题,2020年同样如此。

2020年,昂立教育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约2.23亿元,2019年则盈利5415.47万元,同比大幅由盈转亏。对于亏损原因,除因疫情暂停运营5个月,房租、人力等支出较刚,线上课程研发开支增加;还有很重要的一项原因是商誉减值。根据昂立教育公告,初步测试结果显示,公司需要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约1.04亿元。

昂立教育的商誉减值只有1亿,而盛通股份、三盛教育、美吉姆的减值则更为惊人。

其中,盛通股份预计2020年亏损3-3.8亿元,2019年同期则盈利1.41亿元。亏损的重要原因在于,公司需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约3.6-4亿元。

美吉姆则披露,预计2020年亏损4.2-4.9亿元,与2019年同期盈利1.20亿元相比,下降450.86-509.33%。对于亏损的原因,美吉姆表示早教业务受疫情影响,拓展线上内容与线上活动等。

但与此相比,商誉减值无疑是最关键的原因。美吉姆年末对出现减值迹象的子公司进行了商誉减值测试,初步测试结果显示,需计提的商誉减值准备约4.4-5.3亿元。其中,全资子公司楷德教育的商誉经减值测试,预计计提商誉减值2.3-2.5亿元;公司持股70%的美杰姆的商誉经减值测试,预计计提减值2.1-2.8亿元。

大额的商誉减值必然引发深交所关注。监管要求美吉姆补充说明2020年上半年公司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的具体依据,并说明相关商誉减值迹象出现的时点及具体表现;商誉减值准备计提及相关风险提示是否及时、充分,是否符合相关规定。

相比美吉姆,三盛教育的亏损额度甚至更高。其2020年预计巨额亏损6.4-7.4亿元,巨额亏损的原因中,三盛教育列举了三项:分别是新业务模式尚未带来明显的财务贡献、新冠疫情以及子公司计提减值准备。但显然,商誉减值是亏损的重要原因。业绩预告中显示,公司拟对收购恒峰信息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5-6亿元。以此测算,商誉减值占其总亏损额八成。

正是由于巨额的商誉减值,深交所对三盛教育下发关注函,质疑其通过2020年度对标的公司集中计提大额减值准备来调节利润。

威创股份在2019年计提资产减值总额约12.76亿元,而在2020年,威创股份的商誉减值还在继续。报告期末公司对儿童成长台业务子公司相关资产组的商誉进行了减值测试,商誉减值总额约1.8亿元。

历年来,A股教育概念公司的商誉减值都有上演,今年乱象依旧。昂立教育、盛通股份、三盛教育、美吉姆、威创股份5家公司的商誉减值总额最高将达18亿元。但显然,A股跨界教育的热潮正在消退。随着风险逐步被消化,商誉减值终会逐步息。

“减无可减”

全通教育、世纪鼎利就是最明显的案例。

2018年,全通教育亏损5.76亿元,较2017年同期骤降574.67%,当年商誉减值6.43亿元。2019年全通教育巨额亏损7.33亿元,其中商誉减值金额为6.15亿元。连续两年商誉减值后,全通教育在2020年已“减无可减”。到了2020年,全通教育表示,并购子公司的经营情况基本达到年度预期,商誉减值的风险减少。这保证全通教育没有出现连续三年巨额亏损,反而出现小幅盈利。

同样,2019年世纪鼎利实现净亏损4.83亿元,同比大减951.57%。主要因为计提上海智翔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广州贝讯通信技术有限公司的商誉减值。而在2020年,世纪鼎利预计无商誉减值及其他资产重大减值影响,最终其预计盈利3000-4500万元。

全靠非教育业务“硬撑”

即便是没有出现大额亏损的公司,也可能是由于其他业务弥补了教育业务的问题。

2020年,中文在线预计净利润4700-6000万元。出现正向盈利的主要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是“文学+”业务的收入大幅增长;其次,公司在2020年8月将持有的上海晨之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出售,游戏业务亏损金额较2019年同期有较大幅度下降。

拓维信息预计实现净利润4613.15-5931.20万元,同比增长110-170%。但其中,上半年公司考试服务相关业务部分取消,幼教业务幼儿园推迟开学,导致教育服务板块利润相比2019年同期减少。最终能实现正向利润,主要因华为云服务战略合作取得进展,软件云服务业务收入有较大提升,同时游戏业务收入也有增长。

上半年的疫情,也同样影响了和晶科技寄予厚望的教育业务。其公告称,上半年全国幼儿园延迟开学,以及多地方幼儿园复学后的入园率不稳定,极大阻碍了环宇万维基于幼儿园场景下的各项业务开展。公司全年的经营利润与2019年度基本持

真正帮助和晶科技实现盈利1450-1850万元的,是其智能制造业务。公告显示,智能制造业务全年营业收入同比增长超20%,同时公司克服了人工、物流、原材料成本等上涨的困难,实现了盈利增长。

卖物业、卖公司,“八仙过海”

相比于中文在线、拓维信息等公司,有些公司的现状却没有这样乐观。

2020年,紫光学大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3800-5600万元,同比增长174.07-303.89%。看起来,金鑫重新掌权后,无论对学大教育还是紫光学大,都是一个全新的开始。但实际上,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紫光学大预计亏损6800-8600万元,2019年则只亏损46.73万元,亏损反而明显扩大。

仔细来看,紫光学大实现正向盈利,是因为享受税费减免等政府优惠政策,从而取得其他收益;同时,出售参股公司江苏曲速教育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从而取得投资收益。实际上,紫光学大2020年的营业收入较2019年同期仍有所下降。最终即便卖公司、拿补贴,也没能实现扣非后的正向盈利。

威创与勤上的情况则更加复杂,两家机构都对业绩进行了修正。其中,威创股份此前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区间为1.68-2.52亿元,如今却预计仅盈利2000-3000万元,出现如此巨大波动的根本原因正是1.8亿元的商誉减值。威创股份仍能实现正向盈利,根本上也是由于其出售物业资产,由此产生税前处置收益3.397亿元。若扣除该项非经常损益,威创预计将亏损2.3-3.3亿元。

1月23日,威创股份公告称,侯金刚辞去董事长、董事、总经理及相关专业委员会委员职务。此外,威创股份董事会秘书兼副总经理李亦争、副总经理侯佳和李竞一等多名高管相继离职。人事的大面积动荡,直接引来了监管层的关注函。目前,威创正剥离部分幼儿园业务。最新消息显示,公司与刘可夫、回声签订《协议书》,拟以1.8亿元转让可儿教育48%股权。

另一边,勤上股份原本预计全年亏损1600-3500万元。但新的预告中,其预计盈利3400-5100万元,同比增长109.12-113.68%。之所以能够实现盈利,根本原因在于勤上出售所持广东勤上光电科技有限公司股权,产生收益约8200万元。若扣除非经常损益,勤上实际将亏损1.17-1.34亿元。

勤上的问题还远没有结束。7月下旬,ST勤上收到年报问询函,深交所提出12点问询。然而,勤上股份拖延了19个周才回复。如今,对2020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监管层再度下发关注函。此外,业绩对赌对簿公堂、爱迪教育收购等问题,迟迟没有解决。勤上要过的“槛”还有很多。

A股公司布局教育的热潮,如今正逐渐退去;诸多教育概念公司的风险持续暴露。2021年初,即有5家机构商誉减值了18亿元,这或许仍未结束。但行业出清,对真正扎根教育事业的机构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

责任编辑:Rex_1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