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华海清科闯关科创板

日,华海清科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海清科)科创板IPO审核状态更新为“已问询”,这意味着华海清科的IPO之路再迈一步。

招股书显示,华海清科是一家高端半导体设备制造商,主要从事CMP(化学机械抛光设备)和工艺及配套耗材的研发、生产、销售与服务,产品可广泛应用于集成电路制造、封装、微机电系统制造、晶圆坦化、基片制造等领域。

这一领域长期被国外公司垄断,成了中国集成电路制造自主发展中“卡脖子”的地方,而华海清科作为目前国内唯一实现量产12英寸系列CMP设备并被各大集成电路厂商大生产线验证、采购的高端半导体装备供应商,填补了国产CMP设备空白,打破了国外厂商垄断。

与此同时,芯片集成领域资金密集的特点让华海清科在过去几年间进行了大量的研发投入,公司因此处于持续亏损当中,未来公司能否扭亏还需要持续关注,另外公司关联交易额占比较高的特点也引发了投资者的关注。

打破国外垄断差距仍较悬殊

华海清科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量产12英寸CMP(化学机械抛光设备)商业机型的高端半导体设备制造商,在CMP设备细分领域实现了进口替代。推出了国内首台拥有核心自主知识产权的12英寸CMP设备并实现量产销售,打破国际巨头数十年的垄断。

在芯片制造过程中,CMP工艺扮演着重要角色。无论哪种芯片的制造,都要求每层表面必须保持纳米级全局坦化,以使下一层微电路结构的加工制造成为可能,因此在集成电路制造流程中,CMP设备必不可缺且需要循环使用。

然而,如此重要的一个环节长期却掌握在国外公司手中。根据Gartner研究数据,美国应用材料与日本荏原这两家公司2017年、2018年合计占有全球CMP设备98%、90%的市场份额。2019年,中国大陆CMP设备市场规模达4.6亿美元,但绝大部分的高端CMP设备仍然依赖于进口。

华海清科是国内唯一一家实现量产12英寸系列CMP设备的制造商。据中国国际招标网上公布的2019年至2020年9月期间CMP设备采购项目的评标结果及中标结果:长江存储、华虹无锡、上海华力一二期项目、上海积塔等公司2019年共招标采购38台CMP设备,其中华海清科中标8台,占比21.05%;2020年1-9月共招标采购68台CMP设备,其中华海清科中标28台,占比41.18%。

不断提升的国内CMP订单份额也进一步佐证了华海清科过硬的产品实力,不过,相对于两家拥有悠久历史的国际巨头,华海清科在招股书中承认自己在经营规模、认知度、运营时间、客户资源等方面与对方都存在较大的差距,导致公司在业务拓展、采购议价、品牌营销、研发投入等方面的竞争均存在一定的压力和劣势。

高研发投入导致持续亏损

集成芯片领域素来都是一个资金密集型与知识密集型并驱的产业,华海清科在这方面的属比起其他半导体企业一点都不逊色。

在知识密集型方面,华海清科的核心团队成员主要来自清华大学摩擦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及业内专业人才,有多年的CMP知识储备及研发经验。招股书显示,

截至2020年6月30日,

公司研发和技术类专业人员达125人,占比37.65%,其中研发人员达96人,占比28.92%,已形成具有层次化人才梯队建设。

截至2020年9月30日,华海清科已累计拥有已授权专利147项,其中发明专利88项。

在资金投入方面,据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华海清科研发投入金额分别为0.16亿元、0.32亿元、0.45亿元和0.21亿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84.52%、88.63%、21.32%和34.98%。三年半研发投入累计达1.14亿元,研发费用率达34.91%。

高额的研发投入让公司处于持续亏损的状态中,招股书显示2017-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华海清科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39亿元、-0.68亿元、-0.48亿元元和-0.39亿元。华海清科为此表示,最三年产销量较小,单位成本较高或期间费用率较高,尚未体现规模效应,导致报告期内公司存在持续亏损。

营收端的入不敷出也使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常年为负,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华海清科的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0.03亿元、-1.1亿元、-0.28亿元、-1.19亿元。

公司资金来源主要是筹资活动,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的筹资活动现金流净额为0.38亿元、1.33亿元、0.90亿元、3.75亿元,主要系股东增资、关联方借款和银行借款等,其中股东增资是两年现金流入的主要来源。报告期内各期末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0.64亿元、0.61亿元、0.80亿元、1.01亿元。

若以每年3000多万的亏损继续下去,华海清科1亿多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显然支撑不了多久,这也是本次华海清科申请IPO募集资金的动力之一。招股书显示,公司本次IPO计划募集的10亿资金中,其中3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

当然,比起短期的亏损,投资者最关心的是,未来华海清科能否实现自我造血,也就是能否通过CMP高端设备的规模化生产销售实现盈利?对此,公司在招股书中提示,无法保证短期内实现盈利或进行利润分配,上市后亦可能面临退市的风险。

清华大学控股关联交易引注意

公开资料显示,华海清科成立于2013年,是天津市政府与清华大学践行“京津冀一体化”国家战略,为推动我国CMP(化学机械抛光技术)和设备产业化成立的高科技企业。

据招股书披露,在经历了增资和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等变更后,清控创投直接持有华海清科37.58%的股份,为公司控股股东。清华大学通过清华控股间接持有清控创投100%股权,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另外,持股5%以上的股东有清津厚德、路新春、科海投资、国投基金

简而言之,华海清科的实际控制人为清华大学。

招股书同时提示,在华海清科的前五大客户中,有长江存储与华虹集团两家与公司属于关联交易关系,另外除前五大客户外,清华大学也采购公司一定金额的材料。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及2020年上半年,以上三家关联交易方与华海清科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0.004亿元、0.017亿元、1.24亿元和0.30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21%、0.48%、58.65%和50.07%。公司解释称,2019年和2020年1-6月关联交易金额及占比较高,主要由于下游客户所处的集成电路制造行业集中度较高和公司报告期内确认收入的设备数量较少所致。

对于两家金额较大的关联交易方,招股书显示,长江存储为公司间接控股股东清华控股下属企业紫光集团有限公司(清华控股持股51%)的第七级控股子公司,与华海清科共同的控股股东为清华控股。

华虹集团之所以列为关联方,华海清科解释称:2019年10月21日上海国资委聘请张国铭为华虹集团的外部董事,张国铭于2019年11月1日正式受聘成为公司总经理,故公司把2019年11月之后公司与华虹集团下属企业之间发生的交易认定为关联交易。

企查查信息显示,华虹集团(上海华虹(集团)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为上海国资委,主营业务为集成电路的设计、生产、加工与销售。

华海清科对于关联交易占比高的风险解释称:关联销售主要内容为公司向长江存储和华虹集团销售CMP设备,长江存储和华虹集团对相关交易履行了招标手续,公司也履行了必要的决策程序,交易定价具有公允

不过华海清科同时提示到,若公司未来的关联交易未能履行相关决策程序或关联交易占比进一步大幅上升,将可能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毕竟关联交易占比过高,会让市场怀疑华海清科CMP设备相关产品的真实市场竞争力,另外过高的关联交易金额还可能会带来虚增收入的质疑。

目前就华海清科的现状,有长期从事集成芯片投资的业内人士对《投资者网》称,华海清科在12英寸CMP设备的率先量产,说明其技术能力已经不逊色于国外公司,当前包括CMP高端设备制造及国内整个集成电路行业的发展新契机是全球半导体产业开始向中国大陆转移,国家层面开始重视高端制造领域的自主可控与国产替代,这也是华海清科的发展机遇。

投资者网》就盈利时间表、如何降低关联交易比例、以及CMP设备规模化交付等问题致函华海清科公司,但对方并未回复。

责任编辑:Rex_07

推荐阅读

华海清科闯关科创板

· 2021-02-07 11:0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