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IT圈 >

珠海国资向FF投资20亿元 贾跃亭造车梦延续

在广州、上海和合肥之后,珠海成为又一座加入新能源汽车大潮的城市。

新浪科技从多个渠道独家获悉,法拉第未来(以下称 “FF”)和珠海的合作不仅仅局限于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在 FF 的最新一轮融资中,来自珠海市的国资向 FF 投资 20 亿元,而双方的接触在 2020 年底就已经开始了。

根据媒体报道,吉利同样有意参与 FF 的新一轮融资,投资额度在 3000 万到 4000 万美元。但对于建设生产基地的 FF 来说,这笔钱是远远不够的,而珠海国资的入局,不仅仅能带来更丰厚的资金,还能带来扶持政策。

据新浪科技独家了解到的信息,珠海市方面已经在投资后就生产基地的建设等加紧进行各项前期的准备工作。在春节后,各方的合作速度会进一步加快。业内人士指出,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与拿到珠海国资然后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对于 FF 的战略意义完全不同。

新浪科技就此向 FF 方面进行求证,对方回应称不予置评。

不过,FF 与珠海的缘分有迹可循。在 2020 年 12 月,FF 在珠海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即 “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 2.5 亿美元,法定代表人为贾晨涛,由 FF 的香港实体( 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 )全资持股,经营范围含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等。

珠海的电动车之梦早在 2016 年,珠海就在 “十三五”规划中建议把新能源汽车装备列入重点聚焦的六大发展领域。当时,格力电器全资收购珠海银隆进军新能源客车领域,而中兴也在珠海市金湾区建设生产基地,生产新能源客车。

新能源汽车成为金湾区的三大主导产业之一,该区还被纳入 “广东省战略性新兴产业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金湾区拥有完备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条,覆盖整车制造到电池、电机、电控等关键零部件和充电设备生产。

2019 年 11 月,珠海金湾中兴智能汽车新基地建成投产,单班年产大中型客车产能达 5000 辆。

但在新能源乘用车领域,珠海则相对稀缺,而全国范围内,北京,上海,广州和合肥等城市在内,已经走在前列。

2020 年 4 月,蔚来汽车引入了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国投招商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安徽省高新技术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等 70 亿元人民币战略投资。随后,蔚来中国总部落户合肥。

当前,合肥市人民政府发布政策指出,支持江淮汽车、蔚来汽车、江淮大众、安凯客车、合肥长安、奇瑞(巢湖)等整车企业加强新能源汽车供应链建设,创新 “车电分离”等商业模式,提升品牌国际竞争力,培育行业领军企业。

2020 上半年,小鹏汽车获得整车生产企业许可,在肇庆的自建工厂投产。随后,小鹏汽车的第二座工厂落户广州。

2020 年 9 月,威马汽车拿到了上海国资投资平台及上汽集团联合领投的 100 亿元融资。威马汽车的总部和设计采购中心均落户上海。除了威马汽车之外,上海还拥有特斯拉在海外的首座超级工厂。

而具有完备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早在 “十三五”规划就已经纳入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珠海,在 2020 年新能源汽车概念火热的时候,显得声势微弱。

FF 走向如何2016 年下半年远走美国全身心投入造车项目 FF 后,贾跃亭一直致力于为 FF 寻求融资以加快 FF 的量产。尽管 FF 的产品 FF 91 广受好评,但资金问题一直拖延了该车的量产进度。

经过 2017 年和 2018 年与恒大的肥皂剧之后,贾跃亭又要面对远赴美国的债权人。2019 年 10 月,贾跃亭在美国发布个人破产重组方案,将把美国法院认定的全部个人资产,即个人持有的全部 FF 股权及相关收益权正式转入债权人信托。接替贾跃亭继续操盘 FF 的是从拜腾离职的前宝马集团副总裁毕福康。

2020 年是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大年,中国市场也成为 FF 的翻身希望所在。贾跃亭将之定义为 “中美双主战场”之一。

来自乘联会的报告显示,中国的新能源车市场在 2020 年的高增长实际上主要是新品推动效果,政策和补贴的影响已经在逐步的减弱,市场化的新品推动了市场的发展。

根据乘联会数据,2018 年,在整体零售 100 万车的情况下,新品的销售达到 32.98 万台,占比 33%。2019 年总体达到 102.6 万辆,而新品销量为 18.32 万辆,占比为 18%。2020 年整体零售达到了 111 万辆,新品销量达到 48 万台,占比急升至 44%。

资本市场对于新能源汽车也颇为狂热。2020 年,先后上市的理想汽车和小鹏汽车的 Pre-IPO 估值仅有 50 亿美元左右,但上市不到一年,市值均已达到 300 亿美元左右。蔚来获得来自合肥的支持后起死回生,股价猛涨,在 2021 年初市值一度突破千亿美元。

2020 年底到 2021 年初,爱驰汽车、哪吒汽车等陆续获得融资;威马汽车也将有望在 2021 年冲刺科创板。原本出现经营困难的拜腾汽车在获得来自富士康的融资后,也在加快第一款车型的量产。新能源汽车再一次回到逐鹿中原的时代。

贾跃亭造车梦延续?

有业内人士认为,FF 本身产品和技术的竞争力加上 FF 的品牌能力相对成熟,得到珠海市国资的支持,贾跃亭翻身有望。

但也有人指出,贾跃亭目前在 FF 不担任实际职务,如果后续的债务处置不当,贾跃亭在中国市场的参与度相当有限,依然只能待在美国。

2019 年 9 月,FF 宣布任命原拜腾董事长毕福康为其全球 CEO,而贾跃亭则辞去 CEO 职务,改为担任首席产品和用户官(CPUO)。FF 表示,创始人贾跃亭将与毕福康博士携手,构建一支更强大的产品技术和全球管理团队,并将继续深入推行顶层治理架构变革。

此外,FF 还同步公开招募全球董事长一职。

贾跃亭虽然辞去了 CEO 职位,但却没有脱离 FF,只是从台前走到了幕后。在 FF 的官方声明中,贾跃亭将负责互联网生态系统战略的整体落实,领导人工智能、产品定义、用户获取、用户体验和用户运营等相关工作。贾跃亭也将借此契机,正在建立债务偿还信托基金,以实现优先、尽快、彻底解决其个人余下的担保债务问题。

2020 年 12 月 22 日,也就是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成立后一周,贾跃亭债务小组宣布第二批债权人守约协议签署完毕,涉及 22.81 亿美元。这一守约协议涉及 8 家债权人向法院申请解除或删除贾跃亭为双限或失信被执行人的案件。有法律界人士解读,贾跃亭此举或为归国铺平道路。

2020 年 7 月,在贾跃亭的公开信《打工创业、重启人生,带着我的致歉、感恩和承诺》中,他也有提及 “不再持有 FF 股权…… 与 FF 全体合伙人一起把 FF 做成和回国推动中美双主战场战略。”

“我之所以放弃一切,只为把 FF 做成,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担保债务,实现变革汽车产业的梦想。”贾跃亭表示。

贾跃亭依然有梦想,也寄希望能回国,实现 FF 的 “中美双主战场”战略。不过,虽然 FF 有望获得珠海市的资金和政策扶持,但面对逐步成熟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以及用户逐步形成的品牌认知,走高端路线的 FF 依然面临巨大的挑战。

责任编辑:Rex_27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