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环球聚焦:“羊了个羊”,一锤子买卖?

原标题:“羊了个羊”,一锤子买卖? 

习惯了服务器崩溃的玩家继续为羊了个羊带流量,也让“故意不让玩家通关”“激励广告诱导用户点击”等质疑成为羊了个羊的新话题。近日,羊了个羊的热度不降反升,据不完全统计,仅在微博平台就有超10个相关热搜,话题累计阅读量超20亿,一张网络截图甚至显示,半天内“羊了个羊”收入468万元,月收入2564万元。以IAA(广告变现)为主的羊了个羊需要版号吗?在其激励广告中频繁出现广告是否违规?羊了个羊会否是一锤子买卖?……都是业内人士关注重点。


【资料图】

涉嫌强迫点击

火了数日,羊了个羊的官方微博粉丝数还在上涨,评论区中玩家对这款游戏通关率的吐糟也仍是主流,“能不能把第一关删了,留着有用吗?闭着眼都会了,影响我复活的速度了”“求求第二关简单点好吗”。

据官方介绍,羊了个羊通关率不到0.1%,玩家需要在7个空档内完成3个同类图案消除,直到所有图案被消除。

类似的消除类游戏不少,但像羊了个羊一样第一关极其简单,第二关难度直线上升的却不多,在社交平台吐糟的玩家大多被困在第二关,有网友甚至一天玩了上千次,部分玩家直言“羊了个羊侮辱了自己的智商”。

自媒体子皮商论甚至表示,“游戏显示通关人数是为了证明这个游戏是可以过关的,开发者利用了每个人不可认输的挑战心理。那些能过关的,是开发者设计了一个极小极小的概率让他们过,这个人数是后台完全可以控制的。为什么一定要保留侮辱智商的第一关?因为第一关是新手教学,门槛很低,越简单的游戏越会让人上瘾,但是第二关玩家总是差一点点。其实这不是玩家智商的问题,是游戏开发者的问题”。

北京国际律师事务所主任姚克枫从法律的角度向北京商报记者做了解读,“如果游戏设置的难度是循序渐进的,可以理解,如果一上来难度就非常大,几乎让所有人或者大部分人都无法直接玩,就带有强迫用户点击的嫌疑”。

具体到羊了个羊,姚克枫直言,“有涉嫌强迫点击的嫌疑。但游戏商也有自主权利,因为没有类似的案件,这个自主权利的边界不好直接评判,个人建议游戏商和网民可以共同协商,继而找到中间的平衡点”。

对于如何看待涉嫌用户强迫点击,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私信联系了羊了个羊官方微博,截至记者发稿,对方未予回应。至于第二关到底能否打通?羊了个羊开发团队简游科技创始人张佳旭向媒体直言,“当然。在我们心里,社交游戏的底线就是真实和公平。网上说我们有算法控制,绝对没有。玩家的喜欢或者骂,我们都能接受”。

日收入468万元?真真假假

除了游戏难度,羊了个羊的变现模式也让玩家不爽。根据规则,羊了个羊玩家可以选择三种道具,想要获得道具可以通过浏览广告、分享小游戏链接获得,也就是所谓的IAA(广告变现)。

北京商报记者体验发现,羊了个羊的激励广告包括纹绣类、教育类、食品及诊股软件等,广告时长15秒、30秒不等。以金证智能诊股、巨丰投顾诊股软件为例,广告往往以“点击视频下方链接即可诊断”结束。

对此,姚克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游戏商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有权对自己的游戏进行一定程度的设置,因此通过广告观看游戏,在一定程度上是不违法的,但如果采用过度的方式,存在诱导行为强迫点击或者诱导用户不合理消费,那就涉嫌违法了。这个度如何掌握,还应当由游戏商来自己把握。如果持续采用点击广告的方式诱导用户,这是损害网民利益的”。

从某种程度上说,浏览激励广告获道具与极低的通关率进一步加深了网友的质疑。根据网络流传的羊了个羊营收数据截图,9月14日羊了个羊收入超过468万元,当月收入超2564万元。对此,张佳旭直言,“假的。我们在这个项目上没有开放banner窗口,正常来说banner收入可以占到运营收入的很大一部分,我们现在只加了广告视频,玩家不想看视频,也是可以正常体验游戏内容的”。

对于这款游戏的爆火,张佳旭也表示,“远远超出预期了”。谈到羊了个羊的火爆逻辑,互联网产业观察者张书乐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目前小游戏依然是以消除、休闲类为主,极简特质的闯关消除游戏往往能火爆,这类休闲游戏大多热度一周或一月”。在此之前,“旅行青蛙”“跳一跳”“合成大西瓜”等休闲小游戏均出现过几亿人次的讨论热潮,但也多为昙花一现。

小游戏需要版号吗

从另一个角度看,羊了个羊的火爆也得益于不用下载,即点即玩。那么这种游戏形式需要版号吗?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及政策要求,网络游戏作为网络出版物的一种,在上网出版前必须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审批,即办理版号。

北京元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游戏产业研究院智库专家孙磊向媒体表示,目前并没有法律规定休闲游戏不需要版号。“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不开放内购也不存在付费下载的体量较小的游戏,暂时视为测试阶段的游戏。如果后续开通了内购或付费下载,也就需要版号了。”

一位游戏从业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理论上网络游戏都是需要版号的,但是一般不涉及到商业变现的游戏很多在打擦边球。这个商业变现包括广告变现,像羊了个羊这种特别火,估计监管正在路上”。

对于羊了个羊的爆火,张佳旭则多次强调希望热度可以降下来。提到自己的创业历程,他说,“我们团队做了很长时间没有起色,就在上个月,大家真的撑不住想放弃了,我劝大家‘咱们再等等,再努努力,再加一把劲’,之后在一个小项目上变种出来羊了个羊,这个玩法我们做了3个月,最后觉得这样设计最有意思,修改过后就直接上线了”。

其实不论是游戏还是其他互联网娱乐形式,IP的价值不容忽视。“稍微用户量大点的,譬如百万用户以上的,都会搞IP衍生,羊了个羊肯定会。”福至久久CEO孙晖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至于2.0的具体形式,“换换图片或背景就是一种路子,升级起来并不难。”(北京商报记者 魏蔚)


关键词: 北京商报 一锤子买卖 法律规定

责任编辑:Rex_19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