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互联网时代的网红打卡地层出不穷 你被种草了吗

“春节假期,看到几个朋友不约而同地在手机上‘晒’出祈年殿造型的冰激凌,孩子觉得好玩儿,一直嚷嚷着要来,今天特意来‘拔草’。”2月27日,家住北京市丰台区蒲黄榆地区的王暄带着孩子来到天坛公园。初春的北京乍暖还寒,可却丝毫挡不住游人的热情,举着冰激凌和不远处的祈年殿来张合影,再发到社交媒体上,经过网络的不断发酵,低调沉稳的天坛来成为炙手可热的“网红”。

到网红打卡地走走看看、体验一番,正在成为不少人节假日的休闲方式。网络时代,不论是好吃的,还是好玩的,都有可能通过一张照片或是一段小视频走红,在无数人心中种草,收获流量,也创造巨大的消费可能。

古老实力派变身新网红

推出祈年殿冰激凌的是一家名叫“祈谷·天坛味道”的餐厅,位于天坛公园回音壁附,低调开业不久,不承想,竟然成了网红。据工作人员介绍,几款售价在25元至29元不等的冰激凌,日均销售超过1000支。

和餐厅同时成为网红的还有位于公园东门附的“天坛福饮”。2月27日下午5点,这家饮品店门口排着二三十人的队伍,店内坐满了游客,五位店员在点餐台和制作台前忙碌着,其中一位店员介绍,店里最受欢迎的一款饮品需要等候20分钟左右。除了饮品,这家店还出售蛋糕、巧克力等零食,无一例外都融入了天坛符号和“福”字等寓意吉祥的造型。

取到咖啡从店里出来,家住北京市东城区金鱼池社区的孙柳和闺蜜站在“天坛福饮”的红色背景墙下玩起了自拍。在她看来,天坛作为北京的地标景点根本不需要流量来证明自己,“这次在网络上走红,主要是因为把能够代表天坛的文化符号变成了能吃、能喝、能拍照分享的产品,让我们感觉有意思,而且价格是普通人可以接受的,连我这种从小在天坛边上长大的人都忍不住进来打卡消费”。

这个春节,火出圈儿的还有河南博物院,除了九大镇馆之宝,让游人们念念不忘的还有考古盲盒,这款盲盒从外表看是一个“土疙瘩”,要得到里面的宝贝,需要自己拿着按比例缩小复刻的“洛阳铲”一点点挖掘,挖出的宝贝可能是仿制精美的青铜器、元宝,也可能是铜鉴、玉器。许多网友在网上晒出自己的“考古”过程,让这个与众不同的盲盒走红网络。为了应对春节期间的火爆销售,从2月10日开始,这款产品在线上一次上架12000个,到2月15日已经售罄,线下每天推出500个预约号,每人限购3个,仍旧卖到脱销。

线上种草线下聚人气

在北京一家幼儿园上班的消费者王琳,每年都有充足的寒暑假,在假期里和家人朋友出门旅游、“逛吃逛吃”是件让她感到愉快的事情。“春节时,我看到有人发门头沟神泉峡冰瀑景区的短视频,觉得挺新鲜,第二天就约了朋友一起去。”王琳说,现在打开手机,大量好玩、好吃、好住的信息扑面而来,“看到感兴趣的我会收藏起来,空闲时间会从中选择去打卡”。

这几年,短视频、直播等新的传播方式兴起,轻松有趣和旅游相关的内容广受欢迎,而线上内容与实体行业的结合,正在帮助线下目的地获得更多关注,这其中既包括传统的旅游景区、博物馆等,也包括很多新兴的“小而美”精品体验项目。

网友“秦添Sunning”是一位善于“种草”的人,他是携程的签约旅行家。今年春节,各地倡导就地过年,“秦添Sunning”在携程社区分享了一篇《就在“浙”里过年,星空天文“水星紫”首发》的攻略帖,介绍浙江安吉的云上草原滑雪场和星空天文酒店。吃、喝、住、行、玩事无巨细地说明,配上精美图片和亲身体验后的感受,让这篇攻略在春节七天假期里登上了携程社区热度榜第一,吸引了15万人观看。“秦添Sunning”说自己是一位喜欢旅行也热爱分享的人,“喜欢玩儿但是没有时间的,想去玩儿但是不知道去哪儿的,想出门但是迈不开步伐的,这三类人都有可能被‘种草’”。他希望自己的分享,能让没有时间旅行的人和自己一起云旅行,感受旅途的风景和快乐,也能让喜欢旅行的人更会旅行,发现更省钱、更省心的办法。“秦添Sunning”认为,短视频能够在很短的时间里呈现目的地的美好,图文的形式更适宜记录和分享旅途的感受,而直播的兴起能让有出行目的的人马上消费。

22岁的携程主播kk,其工作就是通过直播带大家打卡景区、酒店、餐饮等。他说,一场40分钟的直播通常会吸引约50万人次的观看,而要让大家种草、产生消费需求、制造网红现象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要换位思考,从消费者的角度体会购买者的关注点在哪里,同时,前期需要做大量的细致工作,真正发现景区、酒店、餐饮等具体产品的魅力,才能在拍摄过程中突出特色,在直播中应对消费者的各种问题,让大家看后想去体验和消费。”

市场检验是否昙花一现

kk感到,就像很多人出门依靠导航一样,现在越来越多的人惯于从网络上获取信息,参考别人的推荐来做出自己的选择。各种网络台的兴起,让人们被庞杂信息种草的同时,也可能成为种草的人。爱记录、爱分享的行为惯,给网红打卡地的诞生提供了基础。

随着消费升级,市场的另一端,无论是旅游目的地还是商家,都比从前更加关注如何打动消费者,网络成了越来越离不开的手段。杨梅竹斜街——很多外地游客来京游玩喜欢打卡的一条“网红胡同”,“北京彩塑”代表传承人、北京居民张忠强在里面经营着一家“老北京兔儿爷”店,他会在抖音上发布介绍自己产品的短视频。“可以不受时间、地域的限制,宣扬一个地区的文化符号和记忆,让更多人了解兔儿爷,对产品销售也有好处。”张忠强说。

另一个层面,发展网红经济正在成为各地扩大消费的重要抓手。比如,去年,在北京市委、市政府出台的《关于加快培育壮大新业态新模式促进北京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培育发展一批网红打卡新地标,满足年轻时尚消费需求”。福建也出台相关措施,鼓励各地打造一批网红夜间街区、夜间旅游打卡点,带动夜间消费人气和流量,提升线下消费热度。

不过,层出不穷的网红,究竟是昙花一现,还是长红不衰,终究要靠市场和消费者检验。按照“秦添Sunning”的理解,所谓网红,“互联网是传播的基础,但从根本上看,目的地要真正让人有可玩、有可看、有所感,景点或酒店等要不断提升自己的硬件条件,因地制宜地给游客提供有意义的度假方式,在此基础上的‘种草’才是锦上添花,而不是王婆卖瓜”。网红的“网”,不应该只是互联网的“网”,还应该包含家人般温暖的“人情网”,“景点对游客,酒店对住客,达人对粉丝,‘人情味’的服务很重要,是信任和留恋的基础,‘红’无非是一个互相成就的过程”。至于网红消费,“秦添Sunning”认为,应该倡导“理且能够”的理念,“没有必要一味崇拜所谓的‘豪华’,有经济能力的人也要合理化分配自己的旅行成本,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去体验更好的旅行品质。玩法可以多样,旅行的最终目的应该是‘有所获’”。(记者 张 雪 实生 牛盈博)

责任编辑:Rex_22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