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价走势吊诡 华扬联众疑遭“坐庄”

发布时间:2021-01-12 16:51:25
编辑:
来源:时代周报
字体:

作为2020年跨年牛股,华扬联众(603825.SH)曾因“MCN”概念上演8天6涨停。然而,在2020年6月18日创下38.58元历史最高股价后,华扬联众便进入一路下行,走出“头肩顶”形态,股价基本跌回一年前。

1月7日开盘后,华扬联众股价直线跳水,下午一度跌停。尽管午后盘中回拉,但收盘时,华扬联众依然逼近跌停。这是华扬联众在2020年一段“鬼斧神工”的走势之后,第六次在没有明显利空的情况下出现暴跌。

这一吊诡现象,让市场质疑华扬联众遭遇资金“坐庄”。

1月5日、6日、7日,华扬联众因连续三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而构成交易异常波动情形。一周前,2020年12月29日、30日连续两个交易日,华扬联众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超过20%。

1月7日,华扬联众进行自查,并书面发函询问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与此事项的关联性,但公告的自查结果与2020年12月31日所披露的基本一致。华扬联众董事会及公司实控人苏同确认,公司不存在筹划影响上市公司股票交易异常波动的重大事项,不存在任何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信息。

近年,网红经济、大数据等概念频频站上风口。凭借与诸多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合作,华扬联众快速发展,业绩逐年增长,一时风光无两。不过,在营收规模快速增长的同时,该公司应收账款规模也随之暴增,以致经营现金流金额常年为负。

“托单”频现

庄股和杀猪盘并不新鲜,华扬联众股价在崩盘前夕“鬼斧神工”的走势,却较为罕见。

2020年11月13日之后,华扬联众单日成交量便快速萎缩。此后,12月8日至12月28日,华扬联众单日成交量柱多处于20日成交量均线下方,单日成交额维持在1.5亿元左右,换手率维持在3%。

连续15个交易日,华扬联众的日内分时线呈“心电图”式波动,每日振幅维持在0.5%左右,其中12月15日的涨跌幅仅为-0.2%,由“蜡烛线”组成的股价走势图几乎呈直线排列,丝毫不受期内大盘涨跌影响。

15个交易日内,华扬联众录得最高价25.14元/股,最低价24.38元/股,累计成交量为91.58万手,成交额22.45亿元,换手率则高达40.45%。

“K线画的比激光打印机还标准。”有华扬联众的投资者在东方财富股吧如此感叹。

“这种走势一般只有在资金高度控盘的情况下才能走出来。”1月8日,上海一私募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不排除有资金‘坐庄’的可能。”

时代周报记者回溯多日分时盘口后发现,15个交易日内,买三、买四位置均出现大量买单积压的情况,即所谓“托单”。

前述私募人士介绍,华扬联众股价的走势不排除主力利用“托单”的手段来出货的情况。“主力在低价位托单以避免股价下跌,而其在托单价位上方分单卖出筹码,而当主要筹码出货完成后,主力则会撤单。”该私募人士表示。

“当主力筹码基本出完后,主力可能会大量抛售其他筹码,股价也就可能随之暴跌。”该私募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补充道。

2020年12月29日,华扬联众投资者的噩梦开始了。当日开盘短暂横盘后,公司股价开始跳水,直至跌停。12月30日,华扬联众开盘后再次跳水至跌停,午后,跌停打开,华扬联众股价始终在跌停板附近徘徊。

2020年12月29日至2021年1月7日的7个交易日内,华扬联众累计下跌32.90%。“可能是公募基金走了之后,有人成了庄。”前述私募人士猜测道。

财报显示,华扬联众曾被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易方达信息产业混合型证券投资基金、平安资产-工商银行-鑫享3号资产管理产品以及全国社保基金四一三组合等多只公募基金投资。此外,上海通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怡百合7号私募基金、上海通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通怡金牛2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等私募基金亦曾投资过华扬联众。

截至2020年三季度,上述公募及私募基金已悉数退出。

现金流承压

华扬联众成立于1994年,2002年转型为向客户提供互联网综合营销服务,2017年8月2日在上交所上市。

华扬联众主要从事互联网广告服务,如在各大综合门户、专业网站、视频网站展示营销产品的文字、音频、视频;在搜索引擎网站上展示与搜索关键词相关的营销;在论坛、博客等渠道传播与营销的相关内容;在移动互联网网站、终端APP进行营销。

该公司与诸多大型互联网企业均有合作。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华扬联众前五大客户分别为雅诗兰黛、上汽通用、OPPO、东风日产和京东,销售额共计49.5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47.20%;前五名供应商分别为腾讯、微梦创科、爱奇艺、百度和飞利浦(中国),采购额共计41.85亿元,占年度采购总额的45.13%。此外,搜狐、百度亦参股了华扬联众。

依靠与头部互联网公司的合作,华扬联众的营业收入自2011年后持续增长。财报数据显示,2011年,华扬联众的营业收入尚且只有10.87亿元,2019年已增至105.07亿元,累计增幅近10倍。净利润方面,2011年,华扬联众实现归母净利润5387.83万元,2019年则达到1.92亿元。

传统客户受疫情影响较大,华扬联众利润依然逆势增加。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1-9月,华扬联众实现营收68.63亿元,同比下滑10.74%;归母净利润1.16亿元,同比增长37.68%。

相比之下,华扬联众的现金流状况却并不乐观,多年来经营现金流净额一直为负。

财报数据显示,2016-2018年,华扬联众分别实现营收66.39亿、82.16亿和107.48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是1.03亿、1.27亿和1.28亿元,而经营现金流净额则分别为-1.76亿元、-2.8亿元和-4.51亿元。

尽管2019年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转正达到7.80亿元,但到了2020年,华扬联众的经营现金流情况再次恶化。2020年三季度,华扬联众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89亿元,同比下滑184.67%。

“华扬联众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常年为负是由于企业账面实现的销售资金长期、大量收不回来,企业应收账款数额巨大导致的。”1月11日,资深注册会计师刘志耕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2011年,华扬联众应收账款尚为3.94亿元,而到2019年底这一数字已高达44.09亿元,八年时间应收账款规模增加了10倍。

2015年起,华扬联众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例便保持在70%以上。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应收账款已经达到45.32亿元,占公司总资产比例约74.18%。规模庞大的应收账款,严重恶化了公司的现金流。

“毫无疑问,这么大金额和比例的应收账款,肯定存在非正常原因。”刘志耕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刘志庚指出,在一般情况下,非正常主要原因有六种:一是企业销售的产品或服务可能有质量问题,导致客户付款延迟或不付款;二是销售合同约定的付款条件过于宽松或有问题,导致应收账款收不回来;三是内部管理和控制有缺陷,如企业对应收账款催收不力,或对应收账款长期无人问津;四是企业对应收账款及时回笼的奖励激励机制不健全或奖励激励力度不大;五是企业所处行业特点;六是可能存在虚假销售或相关舞弊可能。

“显然,华扬联众的收入,都是赊销。收入中现金收入不多,一旦应收收不回来,企业将面临较大的财务风险。”上海一资深审计师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刘志耕也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企业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常年为负,应收账款长期大额收不回,将对企业将会产生非常不利的影响。

“一是最直接的问题,即降低企业资金的周转速度,增加企业的资金成本,降低企业盈利;二是长期收不回应收账款增加了企业发生坏帐损失的风险,如真收不回,同样也会降低企业盈利;三是存在长期大额应收账款容易滋生舞弊,如是否真的没有收回,还是已收未入账或进入个人口袋;四是如果应收账款大于企业正常运营必须的最低资金额,将会造成企业资金链断裂,最终很可能导致企业倒闭。”刘志耕称。

“应收账款规模较大应该是广告行业的通病,但我们服务的客户一般是一些头部互联网公司,信誉比较好,回款比较稳定。”1月11日,华扬联众证券部人士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当天,华扬联众继续下跌,收报16.23元/股,跌5.09%。

   原标题:股价走势吊诡 华扬联众疑遭“坐庄”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rexun.cn 热讯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热讯网(www.rexun.cn )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备20005723号-6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
联系我们:508 063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