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讯投资网 > 财经 >

子公司屡遭处罚股权转让合理性存疑 国邦医药环保承压

日前,证监会官网披露,国邦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邦医药”)向其递交了招股书,拟主板上市募资27.61亿元。

根据其招股书披露,上述募集资金主要用于医药产业链新建及技改升级项目、动保产业链新建项目、研发中心项目以及补充流动资金5亿元。

记者从招股书中发现,国邦医药第一大客户浙江本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本立科技”),同样也是公司的第二大供应商,且两家公司的业务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除此之外,报告期内国邦医药旗下多家子公司多次因环保问题而被处罚,其中包括浙江国邦、公盛材料、山东国邦,4次处罚金额近70万元。

针对本立科技身兼公司客户及供应商身份的合理性,以及公司和子公司平时的环保监察等问题,《中国经营报》记者致电致函国邦医药董秘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由于公司目前处于静默期,不太方便就相关问题进行披露补充,涉及的问题可以查询公司招股书。

子公司屡遭环保处罚

国邦医药的主营业务属于家环保监管要求较高的行业,根据招股书披露,国邦医药拥有9家全资子公司,另控股2家子公司,参股3家子公司。

报告期内,国邦医药有多家子公司被环保处罚。以浙江国邦为例,天眼查显示,浙江国邦主要生产经营医药原料药、化工中间体、兽药。其中喹诺酮类的环丙沙星、恩诺沙星、左旋氧氟羧酸酯,大环内酯类的阿奇霉素、克拉霉素、罗红霉素在国内外市场中占有更重要的份额,40%的产品销往国际市场,并与欧、美多家制药企业有着合作。

2020年2月19日,绍兴市生态环境局对其开具一份46.48万元的罚单,系由浙江国邦2018年和2019年恩诺沙星和盐酸恩诺沙星产量已超出环评审批总量,生产规模发生重大变化,在未重新报批环评文件的情况下,擅自开工建设并投入生产。

国邦医药在招股书中称,浙江国邦已经办理了原有建设项目的扩建手续,并于2019年9月11日取得了绍兴市生态环境局出具的《浙江省工业企业“零土地”技术改造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文件承诺备案受理书》(绍市环备〔2019〕2 号),于2020年1月完成了自主验收;至此,浙江国邦实际产能符合环保部门批复产能要求。

记者注意到,上述“零土地”技术改造项目即为“年产150吨医药中间体项目”,项目环评报告书显示,上述项目建设地位于浙江国邦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6号厂区(东厂区)内,项目总投资 966.34 万美元,购置反应釜、冷凝器等设备,形成年产 100 吨沙拉羧酸、50 吨桥环哌嗪,合计年产 150 吨医药中间体。

6月5日,记者实地走访浙江国邦位于杭州湾上虞经济技术开发区纬五路的三大厂区,现场工人告诉记者,目前浙江国邦在8号厂区(中厂区)有新建的生产车间,但生产设备还未弄好。对于上述浙江国邦环保处罚生产的厂区,以及原有建设项目扩建在哪个厂区进行等问题,国邦医药未作回应。

除去子公司的环保处罚外,国邦医药子公司更多次因安全生产被处罚。以山东国邦为例,自2017年10月至2020年1月,山东国邦因违反操作规程或安全管理作业、未对车间控制室应急柜内物资进行经常性维护保养,以及未执行安全监管监察部门依法下达的责令停止建设项目的安全监管监察指令等原因,多次被山东省潍坊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

记者注意到,报告期内,国邦医药环保支出逐年增长或与环保压力有关。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国邦医药环保支出金额为1.32亿元、1.51亿元、2.15亿元,其中环保设施/环保投资分别为6094万元、6728万元、9941万元;环保费用支出分别为7061万元、8379万元、11527万元。

客户与供应商重叠

官网显示,国邦医药主要从事医药及动物保健品两大领域相关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医药板块涵盖原料药、关键医药中间体及制剂,动物保健品板块涵盖动保原料药、动保添加剂及制剂。

两大板块中的医药板块对国邦医药贡献营收最大。报告期内,分别占比为75.40%、74.80%、72.75%;动物保健品板块则贡献营收24.60%、25.20%、27.25%。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国邦医药向本立科技的销售收入分别是5182万元、4807万元、8832万元,本立科技作为国邦医药的客户排名从第五升至第一。

与此同时,2017年~2019年,国邦医药向本立科技的采购金额分别为1.30亿元、1.58亿元和2.16亿元,本立科技则连续三年为国邦医药的第二大供应商。值得注意的是,两家公司的业务具有一定的相似性。

天眼查显示,本立科技成立于2011 年,主要从事医药中间体、农药中间体、新材料中间体的研发、生产和销售,是喹诺酮关键中间体细分行业的知名生产商,双方自2015年开始合作。

除了同一家既是供应商又是客户的双重身份存疑外,国邦医药报告期内还面临毛利率下滑的影响。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国邦医药实现营业收入28.94亿元、32.65亿元、37.92亿元,呈逐年上升趋势。

与营收发展向好相背的是,2017年~2019年,国邦医药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8.91%、29.62%和25.83%。其中,2019年,国邦医药两大业务线毛利率都产生了较大波动,其中医药板块毛利率为29.10%,下降3. 41%;动物保健品板块则为17.11%,下降3.94%。

对此,国邦医药解释称,这是由于受产品售价变动、原材料价格波动、产品结构调整等综合因素影响,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存在一定波动。

“未来如果因政策调整导致市场竞争环境发生较大变化,或行业上下游出现异常波动,则可能导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波动,从而进一步影响公司经营业绩。”国邦医药在招股书中进一步表示道。

不仅如此,国邦医药的毛利率与可比较上市公司相比,显著低于其平均水平。2019年五家上市公司(普洛药业、新华制药、富祥药业、鲁抗医药、新和成)的平均毛利率为36.9%,而该司毛利率为25.94%。

国邦医药解释称,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与大部分可比公司相比基本相当,与少数可比公司相比存在一定差异,主要原因系各自具体产品种类、所在细分市场、业务模式等存在差异所致。

股权转让合理性存疑

招股书显示,国邦医药成立于1996年3月,为中外合资企业,原始股东为浙江新昌大众实业公司、北京三峡原宜经贸发展公司、中国饲料工业技术开发总公司,以及美国富比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美国富比”),持股比例分别为30%、30%、15%、25%。

在此番IPO前夕,国邦医药进行了一系列的股权转让,国邦医药中外合资企业的性质也在2019年转变为了内资企业。2019年8月,美国富比将所持国邦医药25%股权转让给裕邦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裕邦投资”)。

紧接在2019年8月16日,裕邦投资便将所持国邦医药的19.74%、5.26%股权分别转让给杭州浙民投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民投生物”)、浙江丝路产业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丝路基金”),转让价格分别为3.75亿元、1亿元。按照上述转让价格计算,国邦医药的估值则为19亿元。

天眼查显示,浙民投生物为浙江民营企业联合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以下简称“浙民投”)百分百控股的西藏浙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子公司;丝路基金则由浙民投持股44.74%。

然而,仅一周后,国邦医药便召开股东会并作出决议,同意浙民投生物将其持有的公司19.74%股权分别转让给平潭浙民投恒久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浙民投恒久”)等14名战略投资人。

而公开报道显示,上述股权转让的价格为8.5亿元。换言之,在短短的一周之内,浙民投便通过股权转让获利4.75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新增的14名战略股东也均与浙民投有关联。以浙民投恒久为例,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浙民投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梅山”)持有其0.04%股权,而宁波梅山则为浙民投百分百控股的孙公司。如果按照8.5亿元转让19.74%股权计算,国邦医药的估值超过40亿元。

责任编辑:Rex_19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商务合作  诚聘英才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8-2020 www.rexun.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热讯网 - 热点资讯网 版权所有 豫ICP备20005723号-6
文章投诉邮箱:2 9 5 9 1 1 5 7 [email protected]违法信息举报邮箱:[email protected]